马金虎:“爱逞能”的农机发明家

时间 :2020-06-28点击 :48
   

 

  馬金虎在加工農機具。

  

 

  馬金虎在當地農戶的辣椒地裡回收地膜,試驗自己發明的地膜回收機。

  “隻要你給我說幹啥用,我就能給你造出來。”馬金虎是山西省屯留縣河神廟鄉苗嶽村遠近聞名的能人,這個能不僅是說他從種地、當木匠、開拖拉機到承包工程,會賺巧錢,還有一層含義,也是個愛逞能的人。

  過來寶貝它想你瞭也正是這個逞能,讓馬金虎研發出瞭一系列農機具,有的給他帶來瞭收入,有的純粹是為瞭證明自己本事大。他把承包工程賺來的錢,除瞭養傢糊口,都投入到瞭農機具的發明創造上,用他老婆的話說,“扔瞭一堆錢,換瞭一堆紙。”

  “那不是廢紙,那是發明專利,也不是沒賺錢,有個發明省裡、市裡不僅各獎勵瞭5000元,還給瞭個一等功的牌牌。”馬金虎解釋說。

  操閑心琢磨出地膜回收機

  馬金虎最新發明的地膜回收機,也是他逞能逞出來的。研發瞭三年,到目前仍沒有帶來任何經濟效益,盡管有很多人慕名而來想買,都被拒絕瞭,他覺得機器還不完美,賣出去他老馬丟不起人。

  “目前,地膜的回收率達到瞭70%,等春節前冬閑不忙的時候,我就能解決好,到時候能達到90%。”2018年11月14日,馬金虎指著自己研發的農機具對記者說這些話的時候,兩眼直放光。他給自己的發明起瞭個名字,叫做風吹式膜雜分離地膜回收機。

  2015年冬天,馬金虎有那麼一個月,經常去長治市辦事。開著車走在路上,總能看見有老兩口在地裡忙活。

  “總有半個多月吧,這年月冬天在地裡受苦的人不多,後來我就忍不住停下車來瞭解情況。原來那老兩口在地裡挖廢舊地膜,挖出來,運出去。人老瞭,幹活也不抵事,就那麼一畝地,老兩口忙瞭一個月。我就覺得這是個事兒,要是能發明一個農機,幫他們回收地膜,就能減輕勞動強度,縮短勞動時間。”馬金虎說。

 黃頁軟件大全 “想著想著,我想明白瞭,塑料薄膜是個漂浮物,我可以以飄制飄,先把它刨起來,轉到水平面後,再用風機吹進回收箱裡,就行瞭。”馬金虎說。

  2016年,馬金虎的直刀地膜回收機開進瞭長子縣農民的茴子白(卷心菜、圓白菜)地裡,一試效果很好,幾乎90%的地膜都能回收,他很是沾沾自喜。

  沒想到,半個月的下雨天就把這個發明否定瞭。“一下雨,地裡長起來很多灰灰菜、拔谷草,直刀就被草纏繞地割不動。所以,我就換成瞭旋刀,防纏繞的問題解決瞭,在白菜地、辣椒地基本上沒問題瞭,但是在其它作物上還是不完美。”馬金虎說。

  此後的兩年時間裡,馬金虎利用自己幹活的閑餘時間,逐步解決這一發明在細節上的瑕疵。

  “現在,最大的難點就是動力,直到有一天我在城裡看見瞭掃地機,我就覺得自己的困惑有解瞭。我買瞭一臺掃地機,準備把它切割開,再把我的收膜機嵌到中間,就能解決好瞭。我沒錢去雇有大能力的人把設計落實,隻能自己琢磨,這個事情很拴人,所以夠我這個冬天忙活的。”馬金虎樂此不疲,他為此拒絕瞭幾個賺錢的小活兒,專註於風吹式膜雜分離地膜回收機的最後攻關。

  逼出來的U型渠開槽機

  改革開放前的那個年月,馬金虎讀的是高中,上的卻是初中的課程,距離高考還剩9個月時,才開始上高中的課程,他就這樣高中畢業瞭。他至今還記得高考的數學題是證明勾股定理。本想補習,無奈傢裡欠瞭生產隊1000元的饑荒,在那時候,這是很大的一筆錢,馬金虎便被他爹喊回傢種地還債瞭。

  回村種地後,馬金虎覺得來錢慢,後來趕上改革開放,國傢允許農民搞副業,他就做起瞭木匠。兩天做一對大包彈簧沙發,帶外套可掙30元錢,當時一般木匠的工資是每天3.5元,他卻能掙四五倍。

  再後來,馬金虎發現開拖拉機搞運輸更賺錢,就跑起瞭運輸。幹著幹著,他發現包工程來錢更多,就開始攬活幹工程瞭。2011年,一個U型梁混凝土厚度6公分的農田水利渠道的活兒擺在瞭他面前。

  “很明顯,這個活兒,如果人工幹下來,活兒的質量無法保證不說,還賠錢。可是人傢灌區的領導說瞭,如果不幹,以後其他活兒也沒瞭,我就接瞭。”十天閉門不出,馬金虎琢磨出一套辦法。

  他琢磨研制出的U型渠開槽機,實現三個人一天打100米U型渠,超過瞭30個工人一天的工作量,效率大大提高,施工成本大幅降低。

  “除瞭掙瞭幾萬元錢,還落下瞭一套機器和國傢發明專利,我在業內也有瞭小名氣。”馬金虎發明的開槽機有效地解決瞭灌區的課題。

  後來,馬金虎還制造過防結冰機和水庫作業浮船。“我一邊指揮工人幹活,一邊鬥地主,三天就把浮船造成瞭,放到水庫裡一試,都覺得不可思議。但是,咱就是有這個本事,敢和他們說,不能用的話造船的錢全算我老馬的。”2018年11月14日,馬金虎坐在自己租來的廠房辦公室裡,沒喝酒,話很大。

  管閑事造出青皮核桃去皮機

  “我有個朋友是加工核桃的。去他傢玩,看到去核桃青皮時,黃水流得人體藝術照片遍地都是,我就嚇唬他,你這是污染環境,這要是在長治城裡,你早就被抓起來瞭。人傢說,不加水咋去皮?老馬,你本事大,你給咱不用水去去皮。”馬金虎回憶。

  “回來的路上,我就想,海口誇出去瞭,問題咋解決還沒譜。想瞭好幾天,我想到咱晉東南的谷子去皮,就是不放水,谷子放進機器裡,加工出來,米是米,糠是糠。”

  “根據這個原理,我就開始設計。在試驗中,我發現谷子顆粒小,核桃就大多瞭,我就設計瞭讓核桃順時針轉、讓青皮逆時針轉的核心組件,這樣核桃青皮就輕松去掉瞭,而且不用水,很環保地解決瞭青皮核桃去皮的問題。”馬金虎說。

  這個發明後來受到瞭長治市農機部門的關註,經過申報,該發明得到山西省勞動競賽委員會的肯定。2018年1月,馬金虎帶著自己發明的這套幹法去核桃青皮機在山西省展覽館參展,獲得二等獎。後來,山西省勞動競賽委員會給馬金虎記瞭個一等功。

  2018年11月15日,馬金虎又帶著這套機器前往忻州市,參加瞭核桃加工新農機具展。

  此外,針對核桃斷根問題,馬金虎還研發出斷根松土施肥一體機,有效地促進瞭核桃樹快速生長,早結果、多結果。

  這些年下來,馬金虎給自己的發明都申請瞭專利,拿到手的國傢專利有十幾項,其中發明專利1項。

  “後來我才知道,實用性專利權威性不夠,所以我都申報發明專利。”此前的2018年7月9日,馬金虎跑去省城太原,將自己的地膜回收機申報瞭發明專利。

  “就是個愛好,盡管成立瞭個公司,也是為瞭研發有個主體,不讓人覺得咱不正規,沒想著把它形成產業。我也沒錢把一些有大本事的人弄過來,就自個兒小打小鬧地解決一些生產上的問題,圖個高興,追求個成就感。”馬金虎說。